儀表企業狀告百度 訴其結果“指鹿為馬”

日期:2022-07-30 04:37
瀏覽次數:1088
摘要:
儀表企業狀告百度 訴其結果“指鹿為馬”

3月份“百度”很忙:一是據福布斯排名百度創始人李彥宏成為內地首富,二是韓寒、郭敬明、李承鵬等近50位中國作家在“3·15”聯合聲討百度文庫,指責其侵犯著作權。
  
  而昨天,杭州盤古自動化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盤古公司”)這個生產工業記錄儀的國內龍頭企業,又給“狀告百度”的隊伍添了一把火。杭州濱江區人民法院正式受理盤古公司狀告百度侵權案,告的是百度縱容幫助同行競爭企業侵犯其商標權。
  
  聽起來似乎很專業,其實問題很簡單,就出在百度搜索上,說白了,出在“花錢買搜索排名”這一“百度”核心贏利模式上。
  
  記者試驗,搜索結果“指鹿為馬”
  
  讀者們可以先看看右邊這張截圖。
  
  這是記者分別于3月19日、20日、21日接連三天做的試驗:打開百度網站www.baidu.com,在搜索欄里輸入“盤古記錄儀”,跳出來的頁面。
  
  **條搜索結果:“盤古記錄儀專業生產廠家”直接導向“杭州盟控儀表”,后面跟的網站鏈接也是“盟控儀表”的網站。
  
  問題就出在這里,盤古記錄儀,是“盤古”公司的拳頭產品,“盤古”兩字不是記錄儀型號,而是盤古公司的商標。而“盤古”和“盟控”為同行競爭企業,百度上卻把他們綁在了一起。隨后記者還試驗了其他類似“盤古無紙記錄儀”等關鍵詞,得出的結果都是一樣。點擊該搜索結果鏈接,都直接進入了盟控公司網站,介紹的是盟控的記錄儀。
  
  記者聯系“盟控”公司網站上公布的電話,工作人員說他們并不知曉此事。
  
  糾紛發生前
  
  剛在百度停投了“推廣費”
  
  盤古公司是在“百度”上做了七年廣告的老客戶。
  
  公司副總楊捷說,廣告是這么做的:他們只要支付“百度”推廣費,那么網民通過“百度”搜索“記錄儀”等相關關鍵詞匯,盤古公司都會顯示在搜索結果里的前幾位。這種排序暗藏了百度*為主要的贏利模式。
  
  從2003年4月開始,盤古一直在百度上做廣告,七七八八投入了16萬廣告費。公司名頭逐漸響了,拳頭產品也做到國內龍頭,公司決定廣告投到去年12月底。
  
  今年1月,楊捷習慣性地在“百度”上繼續搜索“盤古記錄儀”,他想看看不做廣告他們的排名會如何。情況讓他大吃一驚,不僅盤古公司沉入搜索谷底,不見蹤影,而且**條搜索變成了競爭對手“盟控”,而且“劫持”了“盤古”商標。
  
  該條搜索結果后有小字標注為“推廣鏈接”,意思就是付了“百度”推廣費。
  
  盤古公司高層心里很不舒服,他們覺得“百度”有點認錢不認人的意思。更懊惱的是,如果別人認為盤古記錄儀是盟控的產品,這個情況就涉嫌侵權了。
  
  疑似侵權鏈接
  
  昨天下午消失了
  
  昨天,從濱江區法院傳來消息,已正式立案,昨天下午,記者再次試驗,在“百度”輸入“盤古記錄儀”,頭條有關盟控的鏈接消失了。陳律師說,幸虧他們早把前期搜索情況作了公證。
  
  這次引發“盤古”和“盟控”糾紛的疑為“百度推廣”廣告模式。也就是花錢框定關鍵詞,提高本企業搜索位置。
  
  記者昨天致電“百度推廣”400銷售專線,詢問這項業務,銷售人員介紹說,關鍵詞可以自行設定,也可以銷售人員推薦,用戶對這些關鍵詞付費后,根據付費多少和網絡對這些關鍵詞的綜合研判,來決定用戶在搜索結果中的排名。但是關鍵詞必須經過百度公司的審核。
  
  對于這一說法,楊捷有點不認同,他說,根據他的經驗,審核并沒有那么嚴格,“傍品牌”的現象(網民搜索行業龍頭企業的時候,出錢的小企業也在搜索中居前位顯示)屢屢通過。“如果審核嚴格,像盟控這般直接挾持我們商標的行為還會出現嗎,而且客服不可能不知道我們是老客戶”。
  
  代理此案的浙江豐國律師事務所陳松濤律師說,盤古這回告的是“盟控”和“百度”兩家公司,盟控付費,百度當幫兇,明目張膽侵權,造成不正當競爭的現實。要求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賠償20萬元。
  
  這種“烏龍”不止一次
  
  遠有上海大眾搬家,發現百度搜索里跳出來的全部都是李鬼公司,無非是付了百度廣告費控制了排名。
  
  2008年11月,央視報道直指百度的競價排名中充斥著虛假醫療廣告。而“百度”也因此數度被判侵權成立,賠償。
  
  2009年12月1日,“百度”淚別“競價排名”這一占據其九成收入來源的廣告方式,而改推鳳巢系統。
  
  前段時間本報也報道過的趕集網和趕驢網。投了四個億在央視讓姚晨趕毛驢的趕集網,*后被“烏龍”成了趕驢網。據說那是競爭對手高價購買了百度搜索里的“趕驢”搜索詞,后來趕集網又不得不在“百度”購買“趕驢網”的關鍵詞搜索。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3487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无码成人午夜福利视频,李宗瑞性侵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