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制造產業:在標準缺失中蹣跚起步

日期:2022-08-01 05:47
瀏覽次數:1104
摘要:
再制造產業:在標準缺失中蹣跚起步

導讀:目前全球再制造產業規模已超過1000億美元,再制造已成為發達國家重要產業,而我國再制造產業發展尚處于起步階段,在政策、標準、技術和認知等方面存在不足。
    
  作為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之首的節能環保產業的重要內容,再制造產業在過去一年受到了****的重視。2010年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等11部委專門發布了《關于推進再制造產業發展的意見》。轉眼一年多時間過去了,我國再制造產業發展得如何?
  
  賽迪智庫(直屬于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工業節能與環保研究所副所長紀麗斌、李博洋博士認為,我國再制造產業起步雖晚,但發展勢頭良好,目前已成為世界重要的再制造中心之一,并在基礎理論研究與技術應用開發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但與歐美日等發達國家的再制造產業相比,我國再制造產業發展尚處于起步階段,在政策、標準、技術和認識等方面存在不足。如何借鑒先進經驗,結合現實條件,更好更快地推動再制造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紀麗斌、李博洋表示。
  
  再制造產業整體發展勢頭較好
  
  再制造是指將廢舊汽車零部件、工程機械、機床等進行專業化修復的批量化生產過程,是循環經濟“再利用”的上等形式,其產品能夠達到與原有新品相同的質量和性能。當前,資源短缺、能源匱乏、環境負荷加重已成為制約全球經濟發展的瓶頸,同時大量廢舊機電產品正成為全世界增長*快的廢棄物,造成嚴重的現代垃圾污染、資源浪費和安全隱患。再制造實現了廢舊產品高技術修復、改造的產業化,是推動資源綜合利用和環境保護的有效途徑。與制造新品相比,再制造可節能60%,節材70%,大氣污染物排放量降低80%以上,這對實現節能減排約束性目標、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紀麗斌、李博洋表示,我國再制造產業起步雖晚,但發展勢頭較好,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政策環境不斷改善。2005年,國務院出臺的《關于加快發展循環經濟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支持發展再制造。200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批準一汽、上汽、濰柴等14家企業作為“汽車零部件再制造產業試點企業”。2009年,《循環經濟促進法》明確提出“國家支持企業開展機動車零部件、工程機械、機床等產品的再制造”。2010年5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等11部委發布了《關于推進再制造產業發展的意見》,進一步從宏觀層面明確了我國再制造產業發展的路徑和相關措施。《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等一系列規劃,均把發展再制造產業作為重要內容。各項相關法規政策規劃的出臺,為再制造產業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二是再制造試點成效初顯。試點推動了產業發展,汽車零部件再制造產業試點工作成果顯著。到2009年底,已形成汽車發動機、變速箱、轉向機、發電機共23萬臺套的再制造能力,并在探索舊件回收、再制造生產、再制造產品流通體系及監管措施等方面取得積極進展,工程機械、機床等再制造試點工作也已開展。試點催生了專業化企業,有效提升了再制造產業的專業化程度。2008年,僅機械產品領域就有近30家再制造企業掛牌,如二汽康明斯發動機再制造公司、廣西玉柴發動機再制造公司等,企業生產能力不斷增強,我國*大的汽車發動機再制造企業濟南復強動力有限公司,現已達到年產再制造發動機25000臺的能力。
  
  三是再制造理論和關鍵技術研究取得進展。在技術基礎方面,研發了多項再制造關鍵技術,如自動化納米顆粒復合電刷鍍等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在理論基礎方面,完善了涂層殘余應力的計算方法,初步建立了壽命預測評估模型。國內許多研究單位深入開展了再制造的基礎研究,如裝甲兵工程學院裝備再制造技術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上海交通大學、合肥工業大學、山東大學、中科院蘭州化物所等。
  
  政策、標準、技術等方面存在不足
  
  目前全球再制造產業規模已超過1000億美元,再制造已成為發達國家重要產業。其中,美國再制造產業規模*大,產值超過750億美元,擁有7.3萬家企業,汽車和工程機械占2/3以上,武器系統的再制造是其重要特色,如B2、B52戰略轟炸機經兩次再制造,可服役到2030年。日本的工程機械再制造已達到****水平,60%左右產品由日本國內用戶使用,30%以上出口國外,其余拆解后作為配件出售。德國的汽車再制造是重點發展領域,至2004年德國大眾汽車公司已再制造汽車發動機748萬臺,變速器240萬臺,公司銷售的再制造發動機及其配件和新機的比例達到9?1。
  
  “與歐美日等發達國家的再制造產業相比,我國再制造產業在發展的同時還存在著諸多不足。”紀麗斌、李博洋說。
  
  首先,相關法律法規標準體系不完善。發達國家再制造產業發展的政策環境良好,政府在舊件回收、產品生產銷售等方面制定較為完善的法律政策體系,積極引導產業發展與市場應用。比如,在法律方面,美國規定汽車零部件只要未達到徹底報廢的年限,不影響正常使用就可以再利用,如1991年出臺了關于回收利用廢舊輪胎的法律;在標準方面,美國汽車工程師協會的相關標準成為再制造產業標準的制定基礎;在宣傳與引導方面,美國政府呼吁商業機構致力于產品的循環利用,同時鼓勵消費者購買再制造產品。
  
  “而我國,現有的法律法規尚未形成體系,必要的標準尚未出臺,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我國再制造產業的發展。如報廢標準和產品質量標準兩項關鍵標準缺失,不利于再制造產業規范、健康發展。”紀麗斌、李博洋說。
  
  其次,再制造行業管理體系不健全。我國再制造工藝技術和裝備目錄等指導性文件尚未形成,促進再制造舊件回收、再制造產品銷售等方面的配套鼓勵措施不足,行業規范化管理體系建設滯后,帶來一系列弊端,如舊件來源及產品銷售渠道不暢,企業管理水平不高,產品質量良莠不齊等。
  
  第三,再制造技術總體水平不高。盡管我國在部分再制造技術研發領域取得了一定進步,但再制造產業整體起步較晚,核心及共性技術的研究和應用水平不高,產業化程度較低,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據紀麗斌、李博洋介紹,歐美日等發達國家的再制造技術經過多年發展已基本成熟,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再制造設計,針對重要設計要素如拆卸性能、零件材料種類、設計結構與緊固方式等進行研究;二是再制造加工,對于機械產品,主要通過換件修理法和尺寸修理法(將失配的零部件表面尺寸加工修復到可以配合的范圍)來恢復零部件的性能。
  
  第四,再制造產品范圍較小。我國是工業品生產與消費大國,目前已經進入機械裝備和家用電器報廢的高峰期,年報廢汽車約500萬輛,報廢電腦、電視機、電冰箱5000萬臺,報廢手機約1億部,每年產生的產品類廢物至少數千萬噸。賽迪智庫經過調研發現,我國作為制造大國,適合再制造的產品類別較為廣泛,但目前僅在部分汽車零部件的再制造方面取得進展,工程機械和機床再制造剛剛啟動,十分重要的國防裝備和電子產品領域的再制造基本處于空白。
  
  第五,對再制造產業的認識不足。產業發展處于起步階段,再制造作為新的理念還沒有被消費者及社會廣泛認同,宣傳與消費引導力度不足,產業市場基礎不穩定。
  
  再制造產業發展還需5大配套措施
  
  紀麗斌、李博洋認為,再制造產業是關聯性、系統性較強的產業,國外的發展經驗表明,依托制造業產業基地,加強配套服務能力是再制造產業發展的基本要求。為加快推進我國再制造產業規范化、規模化發展,必須采取以下配套措施:
  
  一是制定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優化再制造發展的政策環境。建議國家研究制定再制造的專項法規,逐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體系;支持行業協會、相關企業等制定舊件回收和再制造產品質量標準;完善產業發展的法律責任制度,引入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設立企業準入門檻,加強對再制造各環節的監管;鼓勵出臺促進再制造產業發展的地方性規范性文件,建設一批再制造產業基地或園區,加快實現再制造產業的集群化發展。
  
  二是出臺相關配套措施,完善再制造產業管理體系。國家應盡快制定并發布再制造工藝技術和裝備目錄等指導性文件;建立再制造產品認證制度,完善再制造產品標識管理辦法,推動再制造產業管理水平進一步提高;綜**用財政、稅收、金融、價格等激勵與懲罰手段,推動再制造產品的生產和銷售。
  
  三是鼓勵關鍵與共性技術研發和產業化應用,構建再制造產業發展技術支撐體系。建立完整的再制造產業技術支撐體系需要相關主管部門和產業鏈各方的共同推動,相關試點企業聯盟、高校、科研院所等研究機構應發揮各自優勢,加大再制造關鍵與共性技術研發力度,加快產業化應用步伐,進一步縮小與世界先進水平的距離。
  
  四是擴大再制造產品范圍。繼續深化汽車零部件再制造試點,推動工程機械、機床等領域的再制造。同時,深入研究國防裝備和電子產品再制造的可行性,提出發展思路,推動國防裝備和電子產品再制造。
  
  五是加大宣傳和推廣力度,形成推進再制造產業發展的整體合力。組織開展再制造產品的宣傳推廣活動,鼓勵社會團體和公眾參與再制造產品的宣傳、教育、推廣、實施和監督。加強地方、行業、企業再制造產品理念和技術的培訓,調動企業進行再制造產品生產的積極性。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3487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久久,无码成人午夜福利视频,李宗瑞性侵全集